醫生來拆除填塞物的時候,其實心裡很緊張,又是一早六點就巴巴等待,到了九點左右才來.

護士帶了一大瓶東西,還有幾根長長的吸管之類物品.先把家屬請出去後,我躺在床上,胸前墊幾張衛生紙,最後拿一張折半蓋在我眼睛上,是希望我不要看,就不會害怕吧?醫生拿鑷子用力將填塞物往外拔,因為有些乾掉粘住了,得很用力,耳邊就響起「喀喀」的聲音,心裡有點發悚.最裡面的帶著血色用力抽出時,我的眼淚也滾滾而落.不過從鼻子到嘴巴都發麻,痛感也不至於太過頭,害怕倒是多佔一些.

左側的紗布先抽出來了,醫生說:「來,用鼻子呼吸看看,有沒有通?」我輕輕吸一口,哇!好暢快.點點頭.下一秒醫生又拿兩條紗布塞進去,我驚詫不已,滿腦問號,幸好他一邊解釋後天要回去門診,再把剛剛塞進去的拿掉,這幾天還是要冰敷、不能洗熱水澡、吃熱食,盡量少低頭,不然血會流很多.同時他也將右邊比照左邊處理完畢.

我淚眼汪汪,勉強點頭表示這些叮嚀都記住了,再從嘴縫中擠出「謝謝」,醫生和護士便瀟灑退場.之後我又打了一次抗生素和止血的點滴,終於辦理出院.

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趕快去隔壁髮廊洗頭髮,回家洗澡,一掃醫院時的邋遢.這次的紗布沒有塞很裡面,頂多無法呼吸,卻不會腦部脹痛,舒適度有回升一點點.不過只要是用嘴巴呼吸,都會睡到一半口乾而醒,總是睡一小段就醒來,因此需要全心修養.另外吞口水也是小問題,鼻子被塞住,吞嚥產生的壓力會造成鼻喉間的壓迫感,喉嚨還會有一點血痰,不時得張著嘴輕輕咳出,不過要是吞得下去,我也是乾脆吞掉算了.

住院間吃過媽媽煮的一次小魚粥,回家休養婆婆也煮鮭魚瘦肉青菜粥照顧我,吃著兩個媽媽的愛,心裡覺得很溫暖,有人疼真好!

兩天修養結束後,回門診順利將紗布拿出,醫生還很細心把鼻腔內的髒污都吸乾淨,吩咐我要買洗鼻器回家早晚各洗一次,繼續冰敷,幾天後再回診.鼻子自由的時候,忍不住在心裡大喊:「太好了!我有鼻子了!」

最困難的療程已結束,剩下一週的照顧會每況愈佳,等待康復的一日.

要住院的人,建議攜帶:一套換洗衣物(出院穿)、盥洗用具、毛巾、小臉盆、濕紙巾、冰敷袋、眼罩(視個人需要)、家屬睡覺要用的枕頭棉被.醫院現在很少附冰箱,不用帶需要冰的東西去.

 

------寫於2014.08.19-------手術成果失敗

從7/10開刀到現在,雖然痛苦,卻始終是興高采烈的,因為相信痛苦過後我能有個全新的呼吸、全新的生活.

前兩個禮拜每週回診兩次,後兩個禮拜回診一次,然後就可以不用再追蹤治療了.

每次去回診都讓我心情很害怕,因為醫生說痂不能留鼻子內,要清除掉,外面等待的病患又多,於是每次清除鼻內痂醫生都是豪放的大動作,痛得腦門生麻,眼淚直流,可我不管怎麼喊痛,醫生還是不為所動繼續用力拔、甚至戳弄下結成褐色條狀的痂.

這些,我也不是很在意,但是我每次問問題,醫生都愛理不理,我對自己的復原狀況感到焦慮,倒數第二次醫生才終於在我連續追問下說「復原良好」,最後一次回診有仔細地用內視鏡進去看之後,也再說一次「手術成功,復原良好」. 

但我始終覺得奇怪,我還在流血,鼻子還會痛,真的不用回診了嗎?自己拿手電筒堵住一邊鼻洞,另一邊透出亮光,竟看到兩側鼻子中間有個大大的洞可以通,頓時真的驚嚇連連,隔天趕快去別間耳鼻喉科,想聽聽別的醫生診斷.看了兩間,一間診所、一間醫院,兩位醫生讓我下手術台都帶著同情的眼光頻頻搖頭,說「手術做太過,鼻穿孔的情況有點嚴重」、「照理說不應該弄成這樣」、「穿孔太大,黏膜重建效果也不好」、「有可能氣流進去被擾亂,反而吸不到氣」、「老年鼻內容易結痂」.聽到這些,我的心彷彿沉到最深的海底裡,幽黑而冰冷.

原開刀醫生不敢說自己手術失敗,不過以我自己看,穿孔的面積達約兩公分,真的讓我覺得很誇張!從手術到現在38天,竟是還沒好完全.今天鼻子內夾出一大條與兩小條痂,並常有分泌物在喉嚨,像痰一樣,從手術到現在我已經過一個多月這樣的生活了.

氣憤卻無奈,昨天整理房間時翻出我簽的手術同意書副本,上面手術風險有提到「昏迷、鼻中膈穿孔、敗血症」,自己也是簽了名的,怪不得誰,只怪自己選錯醫生,並期望後遺症不要太嚴重.以後開刀真的要細細檢驗醫生的技術和人品,把自己完全信任交付醫療團隊,真的需要鼓起莫大勇氣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奇異果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